聚焦全球通胀走势:通胀峰值与利率水平或高于当前预测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施诗 上海报道

  近期通胀似乎已经见顶。展望未来,通胀是否将继续回落?2023年哪些因素将影响通胀的表现?我们一起来听一听专家们的观点。

  连线嘉宾:芝商所首席经济学家兼董事总经理Bluford Putnam、惠誉评级首席经济师Brian Coulton、渣打银行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总监布思哲、瑞银资产管理全球投资总监Barry Gill。

  通胀正在回落 短期内不会攀升

  《全球财经连线》:近期数据显示美国通胀似乎有所缓解,你对通胀的预测是什么?何时能达到美联储的目标?

  Bluford Putnam:通胀在2022年6月达到峰值,现在确实正在回落,但通胀不会直线下降,过程中会有一些波动。基本上所有推升通胀的原因都在慢慢得到解决,疫情期间我们购买了更多商品,商品需求上升,导致价格上涨。但美国的疫情高峰已经结束,大家又开始外出就餐和旅行,因此疫情因素已经消除。政府出台了规模 3 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措施,这不会再发生了,美联储已开始加息并停止购买资产。所以导致通胀爆发的因素的确已被移除,但通胀一旦爆发,就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因此需要有耐心。

  《全球财经连线》:通胀会在短期内再次攀升吗?为什么?

  Bluford Putnam:我不认为通胀会再次攀升,可能某一个月它会上升一点,但这只是数据上的波动。美国的房价已经对美联储政策做出了反应,抵押贷款利率已经翻了一倍多,所以房地产市场正在降温,房租正在下降。社交媒体、金融等行业的某些领域已开始裁员,但是服务行业,比如旅游、餐饮等情况较好。总的来说,我们非常确定通胀确实在下降。

  美国通胀仍难以回落至2%

  《全球财经连线》:你怎么看全球的通胀前景?

  布思哲:确实,我们会看到通胀在2023年有所下降。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我们不认为欧美发达市场的通胀会回落至接近央行目标的水平。我们预计到2023年年底,美国的通胀率可能在3%左右,这显然依然高于美联储的官方目标。这就是央行所面临的真正挑战。当经济衰退出现,且通胀仍高于央行目标时,央行不一定会迅速地降息以提振经济。市场很多人都在讨论,美国经济衰退至少会是相当温和的。风险在于经济衰退可能比预期的更为严峻,因为在2022年经历了如此大规模的紧缩后,央行可能比通常更不情愿地放松货币政策。

  《全球财经连线》:美联储在通胀问题上曾判断失误。美联储是否会再次误判美国经济?

  布思哲:在目前的环境下,我非常同情现在的央行。我认为当前的局面是我工作以来未曾见过的。通胀只是暂时的,这样的话说起来非常容易,但显然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比大多数人想象中要持续更久的问题。央行非常担心上世纪70年代曾发生过的事情。当时他们过早放松货币政策,但通胀趋于稳定后又再次走高,因此他们不得不大幅收紧政策。我认为发生政策错误的风险可能超过50%,因为很可能会出现经济衰退。这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我很高兴我现在不是在央行工作,因为他们现在的工作比我所做的要难得多。

  通胀峰值与利率水平或高于当前的预测

  《全球财经连线》:近期,多国通胀逐步开始回落。这是否意味全球通胀已经在2022年第四季度见顶?

  Brian Coulton:对美国、英国而言,通胀可能已经见顶。食品价格通胀可能正在逐步放缓,能源价格通胀即将放缓。随着许多制造业供应链的压力开始缓解,全球商品通胀已经逐步放缓。不过,对于欧元区而言,受能源危机与天然气危机影响,这一轮通胀的峰值或尚未出现,预计将于2023年第一季度出现。因此,全球范围内通胀可能已经见顶,但欧元区通胀可能继续在高位运行一段时间。

  《全球财经连线》:你曾指出,多数央行忽略了劳动力供需失衡。那么2023年劳动力市场前景如何?

  Brian Coulton:就目前而言,欧洲与美国的劳动力市场依旧表现强劲。我们可以将其描述为劳动力市场形势紧张,其特点是失业率处于历史上极低水平,就业增长依旧可观,特别是职位空缺数量与失业人数的比例非常高。这不仅对薪资构成压力,也是央行面临的问题。 如果仔细观察驱动核心通胀率的潜在因素,服务业通胀与薪资增长是关键因素。因此,展望2023年,激进的货币紧缩政策与欧美央行继续加息的叠加影响将传导至消费端。预计2023年年中,劳动力市场也将受到影响,就业呈负增长,失业率开始攀升,最终将加剧薪资通胀的压力。

  《全球财经连线》:如果薪资持续攀升,工资—物价螺旋上升会带来什么风险?

  Brian Coulton:我认为这是央行担忧的核心问题。影响企业成本并最终决定企业商品和服务定价的关键因素是什么?人力成本是一个巨大的考量。如果人力成本相对于通胀目标上涨过快,那么即使2023年通胀有所回落,也难以回落到美联储设定的2%的目标。如果美国与欧洲的劳动生产率约在1%—1.5%之间,那么名义工资增长率的可持续水平应该在3%左右。但是,当前美国名义工资增长率约为7%,英国为6%, 欧元区为5%,这项数据依旧过高。如果薪资增长幅度仍维持在这一水平,那通胀峰值与利率水平可能高于当前的预测。

  很多结构性因素推升通胀

  《全球财经连线》:美国通胀已经降至今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有分析人士指出,服务通胀将代替商品通胀成为推动通胀的主力,你怎么看?通胀究竟会走向何方? 

  Barry Gill: 通胀的情况可以分为周期性和结构性两种,目前大量证据表明, 由于供应链的瓶颈正在消除,以及油价回落等因素,从周期性来看通胀正在放缓,所以毫无疑问,通胀正触顶回落。

  但重要的是长期来看通胀的前景如何,我认为这并不理想。从结构性来看,有六方面因素在推升通胀:人口、政治、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供应链以及地缘政治,其中最显著的就是人口。尽管在今后的许多年里,市场可能会被衰退扰动,但这些因素的相互结合,将使得通胀成为此后市场的主要特征。

  从投资者的视角来看,我们花了20年的时间专注于增长,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应该关注通胀的威胁。

  《全球财经连线》:对美国紧张的劳动力市场或推动工资强劲增长的担忧持续存在,事实上最近的就业报告显示,美国失业率仍保持在3.7%的较低水平,你怎么看美国的劳动力市场以及工资-价格螺旋的风险?

  Barry Gill: 从2021年开始,美国工作岗位数量与劳动力供给之间的差距,达到了自1973和197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是十分不常见的,而正是这一因素催生了基于工资的价格上涨的压力。

  这种压力正在触顶回落,因此短期内我们没有工资-价格螺旋上升的风险。但长期来看,想要消解这种压力取决于很多因素,虽然美国经济会有一定程度的降温,但全球经济不一定,所以单从这一点上无法判断其后续走势。

  由于大流行时期的一系列刺激经济的举措,美国消费者还有一些储蓄,不过我不确定人们如何支配这笔钱,是花掉它们,从而回归正常的储蓄率,还是留作备用?我们不得而知。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回顾过去的40年,资本回报率始终稳步超过劳动回报率:在经济这块“蛋糕”上,资本回报率一直在结构性上升,而劳动回报率一直在下降。而现在,我们正处在转折点上,未来劳动力将占据更多的“蛋糕”份额,这将导致通胀的长期粘性,这也正是我前面提到的“人口”因素。

  因此我们对短期内的工资-价格螺旋上升并不紧张,而是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更加关心更持久的工资通胀。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节目嘉宾意见仅代表本人观点。)

  策划:于晓娜    

  监制:施诗

  责任编辑:杜弘禹 和佳 赵越 李依农

  制作:郝佳琪

  设计:林军明

  新媒体统筹:丁青云 曾婷芳 赖禧 黄达迅

  海外运营监制: 黄燕淑

  海外运营编辑: 张然 唐双艳 吴婉婕

  海外商务合作: 黄子豪 

  出品: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

  (作者:施诗 编辑:和佳)

本文由 xjqnpx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新闻--最新最全面的全国新闻资讯)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diyinews.com/news/50348.html
首页通栏广告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 和92%的
    • 和92%的    2023-01-26 12:48:02     回复此评论
    • on:我认为这是央行担忧的核心问题。影响企业成本并最终决定企业商品和服务定价的关键因素是什么?人力成本是一个巨大的考量。如果人力成本相对于通胀目标上涨过快,那么即使2023年通
  • 实施5G应用
    • 实施5G应用    2023-01-26 01:20:36     回复此评论
    • 而正是这一因素催生了基于工资的价格上涨的压力。  这种压力正在触顶回落,因此短期内我们没有工资-价格螺旋上升的风险。但长期来看,想要消解这种压力取决于很多因素,虽然美国经济会有一定程度的降温,但全球经济不一定,
  • 络覆盖的
    • 络覆盖的    2023-01-26 03:07:53     回复此评论
    • 来看,这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我们不认为欧美发达市场的通胀会回落至接近央行目标的水平。我们预计到2023年年底,美国的通胀率可能在3%左右,这显然依然高于美联储的官方目标。这就是央行所面临的真正挑战。当经济衰退出现,
发表评论

昵称(必填)

邮箱(选填)

网址(选填)

正文(必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热文